????砰!就当王长青不得不接受自己被用两招重创的事实时,他的身子狠狠地撞在了地下车库的墙壁上,可怕的力道直接将钢筋混凝土打造的墙壁撞出了裂痕。

????王长青应声倒地,右臂只剩下上面一小部分,血肉模糊,看上去好不恐怖。

????除此之外,他因为经脉、内脏受损,嘴巴、鼻子、耳朵都有鲜血涌出,整个人几乎失去了战力。

????王长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没有徒劳地挣扎着起身反击和逃走,而是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秦风,目光中充斥着惊骇!没错……是惊骇!要知道,他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绝世强者领域,击杀巅峰强者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哪怕面对绝世强者,若配有宝刀,拼命一战,也不可能不堪一击。

????结果,他被秦风两招击败……这……简直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将武功练到了狗身上!除此之外,在他的记忆中,半年前,秦风与王一刀决战泰山之巅,还仅仅只是化劲中期,而如今却已经将武功练到了这般地步。

????秦风实力提升速度,简直堪称震古烁今,甚至颠覆了王长青对武学的认知!“你……你到底练了什么武功?

????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看着,看着,王长青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想到了曾经的传说,秦风练了某种华夏古武学界的绝世武功,跨境击杀武者轻而易举。

????“不是我太强,而是你太弱。”

????秦风面无表情地回答,然后迈步走向王长青。

????“你……你放屁!”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王长青气得浑身一抖,破口大骂,直接牵动了伤口,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然后道:“小畜生,我承认你很强,但刚才之战,你明显阴了我。

????如果不是你算准暴露身份会让我震惊,突下杀手,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导致我仓促出手。

????如果你我公平一战,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秦风面无表情地回应,并未反驳王长青的话。

????因为,通过刚才的交手,秦风可以明显地察觉到,王长青的实力虽然与绝世强者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绝世强者领域,实力远远高于巅峰强者,而且在克莱尔家族的艾德森之上。

????若非他在来到地下车库之前,提前制定了生死搏杀计划,并且严格执行计划,最终诱使王长青仓促之间出招,露出漏洞的话,哪怕他催动体内残留的基因药物药性,将战力提升至绝巅,想两招重创王长青,绝无可能,而是要费一番功夫,才可击败王长青。

????换句话说,王长青尚未来得及发挥自己的实力,便被秦风击飞、重创,提前结束了这一战。

????速战速决。

????这是秦风想要的结果。

????因为对他而言,王长青的生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王长青逃走——王长青要成为他对付杨家、解救王志国的棋子。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王长青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瞬间蔫了。

????虽然他知道,秦风才刚才一战之中运用了心理战,算计了他,但正如秦风所说,这世上没有如果,如今的他,已经丧失了战力,如同案板上的鱼肉,将任由秦风宰割。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杨砾派你来的吧?”

????秦风很快来到了王长青的身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王长青,突然开口问道。

????“呵……是又怎样?

????不是又怎样?

????难不成你还想对杨砾下手不成?”

????面对秦风的询问,王长青突然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斥着不屑,“虽然不得不承认,你隐藏得很深,竟然在全球势力的关注下,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好戏,但说一千、道一万,你头上顶着华夏头号通缉犯的名头,只能带着面具活着,根本不敢暴露你的真实身份,更无法对杨家乃至我们王家做什么!”

????“是么?”

????秦风笑了,他用一种看向小丑的目光看着王长青,“如果华武组织知道,你公然要对一名华武组织的成员下杀手,那会怎样?”

????“你……你说什么?”

????王长青猛然一惊,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风,然后意识到了什么,脱口问道:“你……你加入了华武组织?”

????“不光如此,我已担任华武组织的副主任,只是这个消息还没有对外公布。”

????秦风沉声回应。

????“呃……”秦风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在王长青的耳畔炸响,令得王长青彻底呆若木鸡。

????如果他知道,秦风的新身份游龙如今是华武组织的副主任,就算给他十个狗胆,他也不敢对秦风出手啊!“你现在还觉得杨砾乃至杨家能够保你和王家么?”

????秦风望着王长青那一脸惊骇的模样,继续问道。

????“你……你……噗——”王长青惊得浑身直打哆嗦,结果再次牵动了伤势,口喷鲜血,但他依然死死地盯着秦风,“你怎么可能成为华武组织的副主任?”

????“为什么不可能?”

????秦风反问。

????“——”王长青无言以对,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之前在西江会所所发生的一切——秦风自始至终都没有违背华武组织的规定,甚至教训杨砾,也只是杀意威慑。

????“小畜生,你不光算计了如何击败我,而且提前布下了这个局,就等着我自投罗网,然后利用我去对付王家和杨家,真够阴啊!”

????短暂的沉默过后,王长青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同时心中也不得不承认,秦风能够活到今天,绝非运气,甚至不光是依靠实力,而是实力和智慧的结合。

????明白这一切的同时,他的心中充斥着挫败感,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冷笑了起来:“不对,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受到杨砾指示的,你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情和王家有关!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个人行为,因为你打伤了我的儿子!”

????“是么?”

????秦风再次说出这两个字,然后拿出手机关掉录音,道:“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被我录音了,你觉得这算证据吗?”

????“我%¥%……&*……&”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望着秦风手中的手机,王长青彻底崩溃了,他像是一条疯狗一样,扯着嗓子咆哮了起来,甚至在激动之下,要出手偷袭秦风。

????“啊——”紧接着,王长青的骂声被惨叫所取代,他强行催动内劲,结果导致内劲反噬,七窍流血,伤势再次加剧,哪怕接下来秦风不出手,他也活不成了。

????秦风见状,没有再对王长青出手,而是在王长青毫无反抗的情况下,一把扯掉了王长青脸上的面罩,露出了王长青的真实面目。

????做完这一切,他又从王长青的身上搜出了手机,上面赫然有与杨砾、王长生的通话记录“如果我现在用你的手机给杨砾打一个电话,你猜他会说什么?”

????秦风拿着王长青的手机,在王长青的面前晃了一下,解锁之后,不紧不慢地问道:“这样做是不是可以更进一步完善杨砾指示你出手杀我的证据?”

????“恶……恶魔……”王长青有力无气地说着恶魔两个字,心中充斥着懊悔。

????因为,理智告诉他,对他和整个王家而言,树立秦风这个敌人,是最愚蠢的选择,也是灭族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