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座,我可不可以找几个帮手?”沉默了好一会儿,方途再次开口问道。

????“不行。”处座嘴里迸出两个字,“这次的任务是绝密,你这次,一个人去,一个人回,除了人员,别的要求都可以提。”

????方途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处座是不打算让自己继续接管行动六科了。

????“你也别怨尤,”处座看了方途一眼,马上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六组虽然是你一手组建,但这一年来变化很大,再说,沈醉干的好好的,我不可能毫无情由的把他调走。”

????“我懂,”方途点了点头,“处座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自己入狱之后,行动六科由沈醉接管,处座不愿意自己插手也是情理之中,此事只可徐图,现在多言无益。

????“行,你去吧!不要在处里多待,尽快前往北平。”处座挥了挥手。

????出了办公室,方途迈步往器械室走去——虽然处座叮嘱自己不要多呆,但枪支弹药还是要领的。

????刚走到器械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我听说,昔年咸丰重用曾国藩之前,曾把他贬斥到江西做团练,欧阳修升任宰相之前,也曾被宋神宗贬斥出京,依我看,方科长这回出来,一定能东山再起!”

????方途一笑,这是器械室科长周有光的声音,这掌管器械是个闲职,周有光闲着没事,成天就是看这些玩意儿。

????“科长,要照您这么说,那这回方组长要高升了?要不我们”声音低了下去,也有些耳熟,应该是器械室的另一位科员小赵。

????“咳,”方途咳嗽了一声,里面顿时雅雀无声,敲了几下门,马上就有周有光严肃的声音传来:“请进!”

????方途推开门,走进去,那周有光看到方途,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道:“是方组长啊,我刚刚还和小赵说,方组长这回复出,一定能再立新功,东山再起那是迟早的事情。“

????“那你还不赶紧烧烧冷灶?”方途呵呵一笑,从怀里拿出处座亲批的条子,递了过去,“拿点家伙事。”

????周有光满脸堆笑的接过条子,看了一眼后,吩咐旁边的小赵道:

????“两把大红九,弹药三十发,手雷两颗,匕首一把,长衫一套,皮鞋一双,礼帽一顶,止血药两瓶,绷带一卷”

????那小赵应了一声,对方途略带恭维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器械室。

????“方组长,您这是要外出公干?”看小赵进去,周有光试探着问道。

????“都是些常用物件,有备无患嘛!”方途不动声色。

????“内部保密,我懂,我懂,”周有光目光闪烁,神秘兮兮的从抽屉里拿出两个青瓷小瓶,递过去低声说道:“方组长,这是处里特批的百宝丹,紧俏的很,现在还是战备物资,我这里做主给方组长两瓶,”说完又摆了摆手,“我知道,以方组长的身手肯定用不着,但随身携带,救个亲朋好友也是不错的。”

????这百宝丹,就是云南白药,是云南人曲焕章发明,此时是1933年,青霉素尚未发明,磺胺也只是刚刚问世,这百宝丹说是疗伤圣药也并不为过,现在黑市上一瓶就得两块大洋,顶得上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

????这周有光,还真是肯下血本!

????“那就多谢周科长了。”方途接过瓷瓶,掂了几下,微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份内之事。”

????周有光看方途拿了瓷瓶,心下也颇为开心,回过头,那小赵已经捧着一个大包袱走回来,面带恭维的说道:“方组长,东西配好了,都是最新入库的货色,绝对没有哑弹。”

????“好,”方途接过包袱,也不查点,“多谢两位,有空咱们一块喝酒乐子,我刚出来还有些杂事,就不多叨扰了,再见。”

????说罢,转身就往外走,周有光和小赵连忙起身相送,直到送出门口才算完事。

????“这方组长回来,处里面估计又有得热闹了。”

????看着方途离去的背影,周有光不由得喃喃自语。

????方途却不在乎周有光怎么想,他拿了东西,也不和人打招呼,快步走出了鸡鹅巷。

????这一年过去,处里面人事变动不小,沈醉来南京接替了自己的位置,王天木在上海主持大局,郑季民负责北平,唯一没变的,就是陈恭树依然呆在天津那一亩三分地上。

????只是,平津宁沪,却都没了自己的位置。

????方途自失的一笑,快步走回了自己的住处——去北平之前,自己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处理。

????二楼处长办公室的窗口,处座同样背负双手,看着方途离去的背影,旁边恭谨肃立着的,则是一名身穿中山装,梳着七分背头的年轻人。

????“沈醉,那个赤党枪手的案子,你查的怎么样了?”沉默了好久之后,处座终于开口了。

????一年前,一名神秘赤党枪手身携五把长枪,单枪匹马血洗了上海特务处秘密据点,救走了数名红党,这件事,成为了处座的一块心病,这一年来,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派人调查此事,但始终没有结果。

????“有点眉目了,这人应该是一个外国人,南京这边,英国领事馆丢失了一辆轿车,上海贝当路也传出风声,当日有一名外国人在路易洋行购买了大量枪支弹药,但此人自从干了那件事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做出任何行动。”旁边的年轻人沈醉回答道。

????“嗯,继续调查,这个人身手异常可怕,如果他躲在暗处,处心积虑的暗算我们,恐怕我们谁都难逃毒手。”处座面容阴鸷。

????“卑职明白,”沈醉答应了一声,“不过方组长回来了,有了他的帮忙,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找到线索。”

????“不要指望他,他另有任务,”处座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沈醉一眼,“沈醉,你在南京的这一年,我很满意,你不要有其他想法。方途,是一把利刃,我会把他派往该去的地方。”

????沈醉脸色一红,微羞道:“处座,卑职不是嫉贤妒能的小人,方组长是我佩服的人,我是真的希望能跟他学点东西。”

????“那就好,”处座微微一笑,也不揭破,“现在四次围剿刚过,虽然未竟全功,但红军也深受重挫,我估计,最迟年底,校长还会再次发动围剿,这回,一定要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消灭红党之患!”

????“卑职明白!”沈醉双腿一并,昂然肃立,“攘外必先安内,此乃国策!卑职必定恪尽职守,再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