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袋文学 > 穿越亚博娱乐app怎么下载 > 潜行1933 > 第六十七章 六组往事
????“你认得我?”那叫渡边太郎的“日本人”看了仇越一眼。

????“您是六组的老人了,我进来的时候,您都已经跟着六哥半年多了,还有,我在沪松抗战的时候见过您。”仇越回答。

????“哦,原来如此,”云蔚笑了笑,“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客气。”

????仇越连忙客套,不过他注意到,这云蔚汉语说的十分诘屈聱牙,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说过汉语了。

????那边云蔚拆开信封,看了片刻后,回头走到那个络腮胡子日本人面前,弯腰鞠躬,笔直行礼道:

????“北川君,我要走了。“

????“走吧走吧!赶紧走!”北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云蔚微微一笑,进内室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提着一个皮箱走了出来,招呼仇越道:“走吧!”

????两人出了门,直奔上海火车北站而去,来到火车站外面,云蔚却抬腕看了看表,指着旁边的一个挂着“通达酒楼”的饭馆说道:

????“时间还久,要不吃了饭再走?”

????仇越欣然答应,两人走进了饭馆二楼,要了几个菜,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云蔚突然用手隐蔽的指了指楼下道:

????“你被人跟踪了,不会没发现吧?”

????仇越看了看楼下那个抽着烟的兄弟,苦笑道:“你看他的样子,像是在跟踪吗?”

????那盯梢的兄弟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居然抬起头对着他们笑了一下。

????“处座派来的人?”云蔚恍然大悟。

????“对,六哥派我来找你,被处座知道了。”仇越继续苦笑。

????“哈哈,”云蔚张嘴无声的笑了一下,“处座其实知道六哥安排了我们几个在上海,只是一直没过问罢了,现在派人来,估计也是确认一下。”

????“处座知道?”仇越摸了摸脑袋。

????“对,去年一二八沪松抗战的时候,六哥已经预料到了上海会被日本人间接控制,所以提前安排了我们几个潜伏下来。这件事,我不相信他没有汇报给处座。”云蔚笑道。

????“六哥确实深谋远虑,云兄,你这日本人可真是惟妙惟肖,要不是我早有点心理准备,说什么也认不出来!”仇越笑道。

????“那是,我这一年,一句中国话都没说过!”云蔚脸上露出笑容,接着指了指楼下:

????“我看这个兄弟也有几分面熟,要不叫他上来一起?”

????“也是老六组的,跟我一批,”仇越解释了一句,接着朝下面挥了挥手:“兄弟,上来吧!一起喝几杯!”

????那人只是稍微愣了愣,马上就跑了上来。

????“这是云蔚,这是林建民,”仇越给两人介绍了一下,“都是六组的兄弟,你从南京跟我到上海,也够辛苦的,一起喝一杯再回去交差吧!”

????“不幸苦不幸苦,仇兄弟体谅我,也没带着我绕圈子,感激不尽!”那林建民也是个妙人,抱了抱拳就坐了下来。

????“哈哈,我要带着你绕圈子,那不说明我心里有鬼?”仇越也笑了。

????那边林建民却在打量着云蔚,半晌后才开口道:

????“云蔚兄,其实我们应该见过,我是九期步兵科的。”

????“原来是步兵科的兄弟,”云蔚脸上也很热情,“今天难得有缘,我们几个正好喝一杯。”

????三个人举杯共饮,林建民开口道:

????“其实,我也就是个了解情况的,处座也吩咐了,不怕让你们看到,再说了,兄弟们都是黄埔出身,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哈哈,”云蔚张嘴一笑,“回去以后还盼望林兄弟美言几句,我装了快两年日本人,中国话都快要忘记了!”

????“明白,两位放心,我现在直接听命于处座,两位的事我有数,绝不会告诉任何人。”林建民保证道。

????“这个自然,六组的老兄弟,我都信得过!”云蔚笑道。

????接着看了看旁边的仇越一眼,低声问道:

????“我听说,现在六组归沈科长管?”

????“是,六哥因为那事进去以后,六组就归了沈科长,不过像林兄弟这样的精英,就被处座直接调进了秘书处。”仇越回答。

????秘书处,是处座直接掌管的亲兵,绝大部分都是特务处六个科室里挑选的精锐。

????“仇兄也不差,说实话,我还是想跟着六哥,现在在南京呆着,整个人都快生锈了,还是跟六哥比较来劲。你们还记不记得去年一二八,六哥在闸北路大战鬼子,那份神勇,简直是以一当十!”林建民两眼放光的说道。

????“对,六哥的本事没的说!”仇越附和道。

????“你们不知道,”林建民的语气突然激动起来,“当时我被一个鬼子压住了,还是六哥救了我一命,这恩情,我林建民永记在心,如果两位见到了六哥,还请代为感谢。”

????仇越和云蔚对望了一眼。

????六哥在特务处时间虽然不是最长,可行动六科——以前叫六组,却是他一手组建,里面的死忠多得很,看来,就算是坐了牢出来,心里想着他的人还是不少。

????三个人说起六组和沪松抗战的往事,不由得分外投机,推杯换盏足足喝了好几杯,林建民才又开口道:

????“其实两位去哪里,我心中有数,处座其实也很看重六哥,以后有什么事,两位尽管跟我招呼,能帮的我一定帮!”

????“谢谢兄弟,来,干杯!”云蔚再次举杯。

????“干杯!”

????就在三人痛饮的时候,隔壁房间里,有一名穿着中式长袍,脸上有一条长长刀疤的微胖男子也在举杯,他的脸上也颇多感慨。

????自从被耿朝忠吩咐,做了这家“通达酒楼”的老板以来,也足足有快两年的时间了,作为交通站站长,在这里,他见证了好多六组的弟兄聚聚散散,可是他从不露面,永远只能在暗处举杯。

????可惜啊,脸上多了这条刀疤,只能窝在这个地方做个小小的交通站站长,可是特务的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有的人,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事业,被众人口口传诵,而有的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被人知晓,直到默默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