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胡同,是北平着名的“楼堂馆所”,说通俗点,就是ji院。

????耿朝忠收拾好一切,带着王剑秋和谢炎两个人,穿绸袍,戴墨镜,找了三辆黄包车,一脸猥琐的来到了“翠云轩”门口。

????抬头一看,这翠云轩牌楼高耸,古色古香,门口还停着好几辆汽车,显然是八大胡同的“知名”所在。

????“六哥,这地方可红火的很,进场就得给龟公一块大洋,然后老妈子又得一块,带路的丫鬟还得一块,这什么都没干,三块大洋就出去了,一般人还真来不起。”旁边的王剑秋熟门熟路的作着介绍。

????“哦?这么熟?”耿朝忠瞟了他一眼。

????“任务需要,这地方消息便利。”王剑秋嘿嘿一笑。

????“走吧!”

????耿朝忠也没在乎,兄弟们干活辛苦,放松一下也是理所应当,旁边的谢炎却只是笑了一声,知趣的守在了门外。

????“你这家伙,也太老实了吧!”王剑秋看了谢炎一眼,随口嘟囔了一句,护送着耿朝忠往里走。

????这翠云轩里面是个三层楼的内环格局,一楼是戏台子,二楼是茶座,三楼则是包厢。

????一般来的客人们也都不会那么急色,往往是先在二楼看一场戏,才去三楼的包厢快活。耿朝忠瞄了一眼,很快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开口指了指二楼东面道:

????“去那边!”

????王剑秋轻车熟路的打赏着迎上来的龟公老妈子,两人并肩走上了二楼,不过上面早已是人满为患,两人正打量着坐哪里,旁边一张桌子上突然站起两个人,嘴里喊道:

????“没意思,带爷去三楼!”

????那龟公一看正好空出个位子,赶紧把耿朝忠和王剑秋带了过去。

????“方老六,别来无恙啊!”旁边一个戴着墨镜的八字胡男人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陈二哥,一年不见,你这风采不减当年啊!”耿朝忠也笑了。

????此人,正是复兴社特务处排行老二的陈恭树!

????两人在特务处里都是光杆,所以关系一直不错,不过,自从耿朝忠入狱,陈恭树去了天津以后,两人也有一年不见了。

????“陈二哥,是什么风把你吹到北平的?”寒暄几句后,耿朝忠开口问道。

????“自然是南风了,这风可邪的很,飞沙走石,刮得是红土满天啊!”陈恭树抿了抿嘴唇。

????“红党?”耿朝忠凑过去,两人碰了碰杯。

????“不错,这次是个大鱼。”陈恭树依旧是那副笑容满面的样子,不过语气却很严肃。

????“在北平?”耿朝忠又问。

????“嗯,天津的我已经摸了一窝子了,只是北平这边,还得靠老弟你帮忙。”陈恭树说道。

????“谁?”耿朝忠言简意赅。

????“北平教育署署长,赵可桢!”陈恭树嘴里挤出几个字。

????“什么?!”耿朝忠差点掩饰不住墨镜下的眼神。

????“怎么,兄弟见过他?”陈恭树从果盘里捻起一颗瓜子。

????“见过一次,不过,他是红党?”耿朝忠也有样学样的嗑起瓜子来。

????“错不了,那边已经招了,这家伙隐藏的可够深的,你知道***吧?”陈恭树墨镜上闪着寒光。

????“知道,不是早就被张大帅那个了吗?”耿朝忠无语道。

????“他就是那时候的漏网之鱼!”陈恭树冷声道。

????“这都多少年了?你确定?”耿朝忠似乎还是无法相信。

????“也没多少年,姓李的27年死的,也就六七年而已,那时清共,抓到都是一些年轻人,谁也没想到他头上,这次要不是我抓得那个头子也是个老红党,我也不敢相信堂堂北平教育署的署长竟然是红党!”陈恭树脸上似乎也有几分震惊之色。

????楼下锣鼓齐鸣,好戏似乎要开场了,耿朝忠没再说话,眼睛盯着一楼戏台子,似乎在消化着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他是真的没想到,赵可桢,赵尔笙的父亲,竟然是地下党!

????前几天发生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耿朝忠面前闪现,潜入赵公馆时赵可桢那持枪的双手,图书馆里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有古古怪怪把赵尔笙安顿在燕大的一系列举动,让赵可桢这个人,在耿朝忠的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

????不错,自己潜入赵公馆的时候,竟然没发现赵可桢握住了枪,但自己当时并没有多想,因为日本人,青帮红帮搞绑架暗杀很猖獗,当时的大员多多少少都有准备,尤其是上海,枕头下放枪几乎是所有名流富商的共识。

????但后来,赵可桢的举动,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老六啊,很震惊吧!”陈恭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其实找到这家伙还真不容易,我开始的时候也没想到,后来还是东北军张少帅身边的李青山提示,我才查到了这家伙的线索。”

????“李青山?”耿朝忠问道。

????“对,这家伙也是跟那个***一块被抓的,后来投靠了张大帅,张大帅被日本人炸死后,他就跟在张少帅身边,现在可是张少帅的首席谋士。”陈恭树说道。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

????“我抓获的那个赤党身边有这个赵可桢的照片,不过谁都认不出来,那个赤党也只是和赵可桢联络过几次,没见过本人,也不知道赵可桢就是赵署长,要不是李青山,这条大鱼可就跑了!”陈恭树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耿朝忠连连感叹,“这条大鱼,你打算怎么办?”

????“不好办啊!”陈恭树连连摇头,“那个照片很模糊,很难指认,再加上赵可桢这人也不简单,他后面可是汪填海汪副总裁的关系,真要抓,恐怕阻力很大。”

????“他是汪的人?”耿朝忠眼角抖了一下。

????“对啊,汪副总裁的人,现在也就剩下文化界了,现在再弄他的人,恐怕他非得跟校长拼个你死我活。”陈恭树的表情也很无奈。

????“要不,直接干掉算了!”耿朝忠右手轻轻虚劈。

????“嗯,我也是这个考虑,已经给代老板发电报了,看看老板怎么指示吧!”陈恭树点了点头,紧接着话锋一转,“只是,我那边抓获红党的事瞒不了多久,消息迟早传到这赵可桢的耳朵里,我怕,夜长梦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