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伊和姜樱俩在聊这事,卫宣和大卫便也都开始刷起屏来。

????之前他们都没怎么去关注这些事,就只是在太空港时听姚老板提到过,当时只觉得新鲜,但听过就算了,就跟听遥远星球上的陌生故事一般。

????然后他们在没什么准备的情况下,风风火火地过了这几天,在这个陌生星球上搅风搅雨,搅出一个巨大的新闻,甚至都触及到了这个星球上的政变事件,而且他们还稀里糊涂地全都成了星际通缉犯。

????于是,眼下这些新闻的播报方向,以及网民的态度评论等等,他们看起来感觉就和前几天不大一样了。

????卫宣刷了一会后,忽然问:“他们反对废除契约主条令,是不是因为那些人还不知道,怎么当一个独立的人?”

????大卫:“是吗?但爵星这边也不全都是基因病患者,普通基因的人还是占了大部分,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那些基因病患者难道不会从那些人身上学习吗?”

????卫宣琢磨了一下,就点点头:“也对,他们这里也有超级基因,所以是基因歧视链的原因?咱威星上也有基因歧视,但我认识的那些基因病患者,就算身体条件再怎么不好,好像也都没有像他们这种,天生就把自己定位成附属品,一定要找个主人的想法。”

????大卫低声道:“我们那边当然不会有这种想法,你看看林帅,你能想象林帅要给自己找个主吗?”

????这种事,想一想都觉得惊恐。

????卫宣“啊”了一声,好像完全没明白大卫在说啥,懵了一会后才想起,卧槽,他忘了,林帅好像也是个“基因病患者”。

????大卫又道:“我找到一个统计图表,你看,这边的基因病患者,他们虽然也有不少签的契约主是超级基因,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位能和超级基因生下后代。所有被允许生下后代的,要么他的契约主只是个普通基因,要么就是被契约主直接安排,和另外的基因病患者生下后代。也就是说,他们付出了一切,却连自己后代的基因都无法改善,完全就是恶性循环。所以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维护这样的一个条令。”

????卫宣抱着胳膊,看着那些图表点头:“不过咱们威星上,超级基因和基因病患者生下后代的,也不多。”

????大卫:“我有个哥哥,就是个基因病患者,而且他还非常聪明,我家一半以上的游戏都是他开发出来的。”

????卫宣诧异:“你哥哥怎么会是基因病患者?”

????大卫:“因为我那个哥哥的妈妈是基因病患者,不过因为我爸是超级基因,所以他的基因其实提高了很多,所以他的基因比他妈妈的强。”

????卫宣恍悟:“哦,我明白了,你那个哥哥的妈妈是不是和张航航他妈妈一样,也是特意挑了你爸爸来改善自己孩子的基因?”

????大卫:“估计是吧,反正那个阿姨也是非常聪明的人,她好像觉得我爸的基因还是不够优秀,后来她又生了一个孩子,听说那个孩子的基因,测评结果比我那个哥哥还要好。”

????卫宣:“她找了基因比你爸爸更强的人,还搞到了人家的精子?”

????大卫点头:“她很厉害吧。”

????卫宣跟着点头:“很厉害!”

????威星上基因歧视的表现是,整个大环境是不赞成,也不接受,超级基因和基因病患者结合生下后代。所以在这种环境下,基因病患者能改善后代的基因,还能给他们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的确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林伊听他们俩嘀嘀咕咕生孩子的事,也对这件事好奇起来,便问:“大卫,你父亲没有跟任何人有婚约关系吗?”

????大卫转过脸,点头:“没有,现在很少有家族继承那种古老的关系了,大部分人都是选择短期的契约伴侣。我爸是生意做大了后,觉得应该有几个优秀的后代,然后就开始找合适的基因。除了我刚刚说的那位阿姨外,他找的另外几位,都是要么基因比他强,要么和他不相上下的。”

????卫宣挠了挠脑袋:“我家本来没有那种婚约传统的,是我爸和我妈他们自己选择了这样的传统,幸好我家关系简单,也没多少财产,所以也不麻烦。”

????大卫点头:“有些大家族,因为一直继承这样的婚约传统,结和离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他们的婚约合同非常复杂,如果落在纸张上的话,能有一本词典那么厚!”

????林伊好奇地看向姜樱:“你呢?”

????姜樱:“我和大卫差不多吧,我父亲也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基于他的身份地位,他可以直接提他需要的条件,然后让人帮他找。我母亲是名优秀的军人,基因品阶等各方面都符合我父亲的要求,并且正好我母亲也想繁衍自己的基因。于是他们俩便就这件事谈了相应的条件,我母亲提供卵子给我父亲,由人造子宫完成孕育的过程,然后我的抚养权完全属于我父亲。作为交换,我父亲则给予我母亲一些,她需要的另外的条件。”

????林伊注意到,姜樱说这些的时候,表情神色很是稀松平常,大卫和卫宣也不以为意。

????林伊觉得,她以前了解这方面了解得有点少了,所以觉得很有意思,便又问:“所以你父亲和你母亲,其实连短期伴侣都不是?只是两人合作生了你?我记得,你小时候是在你父亲那边长大,后来又过来你母亲这边学习新的东西。”

????姜樱点头:“没错。”

????林伊:“那你是怎么看待他们?”

????姜樱有些不解:“什么怎么看待?”

????林伊想了想,一时间倒不知该怎么表达。

????姜樱很聪明,想到林伊的父母是婚约关系,并且应该是那种很传统的小家庭,而且林伊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所以她大概理解林伊的意思,便道:“你是不是想说,他们赋予了我生命,所以我是不是感激他们?”

????林伊:“大概吧,你可以就这个方面说说。”

????姜樱轻轻摇头:“生命不是任何人赋予我们的,是大自然,是这个宇宙给予了人类这样的功能而已,精子和卵子,不是我们的主观意识创造出来的东西。精子和卵子在我们的身体里时,我们有权决定怎么使用他们,但是,只要他们结合在一起诞生了生命,这个生命在我们的星球上,就无条件拥有一个人应有的人权。

????至于精子和卵子的提供方,他们有这个抚养的责任,但是没有天生的父权或是母权。如果他们想要这个权力,他们就必须先付起相应的,并且合格的抚养及教育的条件,然后他们才能谈父权或者母权,但同时,我也有拒绝一切不合理要求的权力。

????当然,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很优秀的人,他们在决定生我之前,就做了冷静的思考和充足的准备,然后也负担起相应的责任,尊重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给了我一个极好的成长环境,在这一点上,我是很感谢他们的。

????我知道有很多不合格的精子和卵子的提供方,总在试图挑战这样的法律法规,但威星上有很完善的未成年人培养机构,他们抚养权一旦被剥夺,这个生命后续的一切,就都不再和他们有关。”

????林伊安静地听完姜樱说完这些,就歪在沙发上看着她道:“阿姜,我就喜欢你这样,又冷又酷又强悍。”

????姜樱愣了一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淡着脸道:“谢谢你,但很抱歉,我是异性恋。”

????林伊顿了一下,把半张脸埋在沙发靠背上,低低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