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霸,你想要做什么?”陈银意终于忍不住有些恐慌。

????那一口蛰伏在体内的龙蛇真气左冲右突,却宛如笼中之鸟被困住,袁霸的实力实在是比她强大的太多,虽然陈银意一年之内便进入了先天,但一方面由于她修炼的时间太短,另一方面,跟袁霸这种真武境的强者相比,她这种先天武者简直就像是婴儿与成年人的区别。

????袁霸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丝毫的掩饰,

????那是赤裸裸的欲望,仿佛要将她一层层的剥开,那种目光陈银意在很多男人的身上都见到过,但给她如此的威胁的,袁霸还是第一个。

????袁霸心中灼热无比,陈银意的身上有一股让他欲罢不能的气息,就仿佛是鱼腥儿至于猫儿、毒品之于瘾君子那般,欲罢不能。

????“怪不得那些老家伙对这个陈银意如此的在意,想不到竟然是如此的极品,那体质对于任何一名修炼者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只要双休得法,不仅仅能够拥有一个能够促进修为暴涨的鼎炉,稍加培养,还是一个强有力的助手。”袁霸心中升起一股无穷无尽的欲望,那老家伙如此重视陈银意,之前屡次暗中提点他一定要把陈银意争取到,与其便宜了那老家伙,还不如自己先享受一番?

????内心深处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能够得到陈银意,他的实力将会进展的更为快速。

????“本来还想让你心平气和的合作,但现在来已经不需要了。”袁霸眼神仿佛在喷火,他的手伸向陈银意的脸,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那表情实在是让陈银意觉得无比的恶心,到他的脸,陈银意便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袁霸反而越发的得意,“糟老头的主意实在是过时了,反正结果都一样,何必要搞得如此曲折?”

????寒光乍现。

????袁霸的心中一凛,刺骨的危机让他下意识的挪开了两寸,陈银意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口一尺来长的匕首,青锋吐露出来一截冷厉的锋芒,透出一股森森的危险气息,如果不是刚才袁霸躲得快,恐怕刚刚已经被那一剑给刺穿了腹部了,即便如此,他的衣服也还是被割破,肚皮上出现了一道三公分长的伤痕,隐隐有血丝溢出。

????袁霸又惊又怒。

????这个女人果然一如传闻那般,心狠手辣,工于心计啊。

????此时此刻,陈银意哪里还有那种被压制的无力反抗之姿?她紧握着匕首,眼中凶光闪烁,仿佛毒蛇一般,让袁霸都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

????“袁处长,您没事吧?”娇艳女人惊呼一声。

????“滚!”袁霸一脚踹出去,将娇艳女人踹到了一边,愤怒的盯着陈银意,“贱女人,给脸不要脸,今天我倒要,你拿着神兵利器又能如何?”

????“姓袁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那副狗啃的丑逼模样还想占老娘的便宜?”陈银意紧握着匕首,这一口匕首是苏铭亲手炼制送给她被她命名为‘寸芒’,兵器谱有云,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她陈银意纵横江湖多年,最喜欢的便是冒险,险冒的越大,收益也就越多,陈银意紧握着寸芒,胆气十足,吐了一口唾沫,“我呸,老娘也是你想就、想摸就摸、想吸就吸的?你当老娘是你老娘啊那么随便啊。”

????话有点拗口,但陈银意却感觉一口恶气从口鼻喷出,分外的畅快。忍了那么久,终于不需要忍了。

????袁霸的脸越来越难,雄浑的真元在体内喷薄暴虐,彰显着主人已经无与伦比的愤怒,陈银意一剑刺出,她像极了刺客,无论是身形还是速度,与寸芒无比的贴合,力求一击建功,但是袁霸的速度比她更快。

????噗!

????一掌拍出,陈银意的身形倒飞而去,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她的身形撞在了墙上,发出怦然巨响,身形坠落,陈银意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顺势前倾,手臂再次把寸芒递出。

????噗!

????“一名小小的先天,也敢跟真武境的宗师动手?”袁霸仿佛猫戏耗子一般,掌风直接将陈银意打飞出去,伤势更重了一丝,却又伤而不重,让陈银意还能够站起来,如此反复,袁霸的心中越发的欢畅。

????陈银意的伤势越来越重,但是她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凶狠,一个念头支撑着她不断的爬起来,将剑递出去。

????袁霸的脸色越发的难。

????陈银意的这种行为上去很顽强,但同时也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意志。

????就算你是真武境又如何?

????老娘我誓死不从!

????“好一匹胭脂马,不过本少爷更喜欢。”袁霸哈哈大笑,“你以为你现在挣扎能改变什么?到最后还不是一样要从了我?现在的皮肉之苦岂不是白受了?这又是何苦?”

????“姓袁的,就凭你也想上老娘?”陈银意呸一声,美眸中闪烁着一抹讥笑,“老娘杀不死你,老娘杀不了自己?”

????袁霸瞳孔微微一缩,他到陈银意的手中的剑调转了方向,刺向了她的心尖处,她的动作狠辣果决,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不可!”此时此刻,袁霸的心中也升起一股寒意,陈银意的狠辣出乎他的想象之外,她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那动作绝对不像是做戏,而是真的是要自杀!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啊,他一步跨出,想要阻止陈银意的动作,但是隔着七八米,即便他是真武境的高手,动作依然跟不上,他眼睁睁的着陈银意的脸上带着恐怖的笑意,一边将剑刺向了心尖处。

????“陛下,我来了。”陈银意的心中无比的坚决,她到了袁霸的动作,眼中讥笑无比,老娘杀不了你,老娘难道还杀不了自己?凭你也想打老娘的主意?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只是,有点可惜。

????剑刺到一半。

????无法寸进。

????陈银意将真气运转到极致。

????陈银意低头,她到了一只手,两只手指夹住了寸芒的剑尖,剑尖已经抵在了她的衣物上,但那一点点距离却宛如天堑。

????陈银意绝望了。

????“剑不是这样用的,这一边是刺敌人的,不是刺自己的。”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陈银意的神情微微一怔,仿佛有些失神,下一刻,她突然松开了匕首,尖叫一声,转过身便一把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