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晕倒

????卞思妤眼眸微微一闪,便笑道:“宫二小姐是贵客,自然是可以的。”

????这倒也不是假话。

????郡王妃谷氏不是那等附庸风雅的,种了花大多也是为着采下来放在瓶子里装扮,或者是插在头上妆点。

????只有卞思妤院子里的花,因着众人都知道卞思妤喜欢莳花弄草,倒是从来没有人打过她院子里花的主意。

????宫婉见卞思妤说了可以,她挑了挑眉,采了一朵雍容的红牡丹插在了发髻边上。

????那牡丹是特意栽培了用来插花的品种,花盘比其余牡丹花要小一些,插在鬓间,倒是衬得眉眼艳如桃李。

????“这牡丹花我挺喜欢的,”宫婉笑了一声,笑却没到达眼底,“卞小姐,你说呢,我戴着好看吗?”

????这意有所指的话,园子里几乎登时静了静。

????卞思妤仿佛没听出来似得,微微一笑:“宫二小姐生得美,戴了花之后更美了。”

????挑不出半分错来。

????宫婉冷笑一声。

????她还没见过茅子珩,更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可她娘既然逼她嫁给这个茅子珩,她就见不得茅子珩身边还有什么能威胁到她地位的猫啊狗啊的。

????碍眼!

????……

????日头渐渐起来了,几人逛得也有些累了,卞思妤便带着人去了园子里假山堆叠中的一处小亭子。

????丫鬟早就收拾妥当,泡好了茶。

????是清新爽口的白菊茶。

????青玉似得茶碗里,一朵小小巧巧的稚嫩白菊在茶汤中舒展着花瓣,再佐以清新的茶香,不得不说,让人心情都舒缓了几分。

????姜宝青倚在亭子的扶栏上,一边想着心事,一边轻轻啜饮着这白菊茶。

????谁知道这会儿卞思妤竟然端了一杯茶过来,同她搭起了话:“姜大奶奶,你上次说的那些话,我都想过了。虽说你对我误会多多,但那些话里确实有不少都是我未曾想过的事情,醍醐灌顶。我在这儿以茶代酒,敬姜大奶奶一杯,既是给姜大奶奶赔罪,也是谢过姜大奶奶说的那些话。”

????宫婉宫婧齐齐的望了过来。

????姜宝青这会儿想了挺多事,想到了卞思妤院子里那诡异的蓝色花朵,想到了那院中院里的痛苦女童……甚至还想到了前些日子裴语泽的提醒……

????最后,这些都化成了脸上浅浅的一抹笑,她轻轻道:“卞小姐不必这般紧张。”

????说着,将手里那杯茶端起来轻轻抿了一口,算是应了卞思妤的这次敬茶。

????卞思妤见姜宝青饮了茶,浑身像是放松般,脸上也明亮了不少:“姜大奶奶既然喝了茶,是不是就不怪妤儿从前太过愚笨了?”

????姜宝青没说话,只是浅淡的笑了下。

????卞思妤又让丫鬟把姜宝青放在身旁石凳上的茶杯给倒满,颇为殷勤道:“……大奶奶多尝尝这茶,这茶是子珩哥哥惯常喝的……”

????“子珩哥哥?”

????姜宝青没说什么,一旁的宫婉却开了口,带着股讽刺的意味,似笑非笑的:“卞小姐叫的倒是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兄妹呢。”

????卞思妤脸色恰到好处的白了一分,她有些局促的微微垂下头:“……子珩哥哥待我很好,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

????这般低声辩解了过,卞思妤才抬起头,像是鼓起了十万分的勇气,对宫婉道:“……宫二小姐,请问,你,你最近是在跟子珩哥哥说亲吗?”

????“卞小姐这问题有些过了吧!”宫婉身边的一个丫鬟微微变了神色。

????她是文二夫人给宫婉的,让她平日里看着宫婉的言行举止。

????这会儿见卞思妤突然说起这等话题,当即警觉起来,出声喝止。

????卞思妤的丫鬟也不甘示弱,只是她说话明显比宫婉的丫鬟要委婉不少:“这位姐姐,主子们说话,咱们做丫鬟的,就别插口了吧?”

????宫婉冷笑一声,在她丫鬟开口之前便承认了这事:“那又如何,怎么?卞小姐同你的子珩哥哥感情深厚,这般舍不得吗?”

????卞思妤身子摇摇欲坠般晃了两下,她兀自强行扶住了一旁的亭柱,脸色也惨白了不少,浮起一抹惨淡又悲伤的笑来:“宫二小姐,你别误会子珩哥哥了。子珩哥哥是个风光霁月的君子,他只是看在我是孤女的份上,多照顾我几分罢了……我同宫二小姐相比,犹如萤火之光比之皎洁朗月,我,我不敢奢求什么……”

????她浑身颤抖,语不成调。

????宫婉看得直皱眉:“你做这般情态做什么?好似我如何欺负了你似得!?”

????“没有,宫二小姐别误会。”卞思妤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声音也颤得几乎听不出在说什么来,“像我这样的人,合该去青灯古佛一辈子……”

????“妤儿妹妹,你别这么贬低自己!”假山堆叠的隐蔽处,一名男子忍不住的大步迈了出来。

????宫婉跟宫婧俱是一惊。

????卞思妤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身子晃晃的,往后倒了下去。

????而卞思妤的身后,却是几行石阶。

????那男子大惊失色,快步上前接住了卞思妤。

????卞思妤面色惨白,紧闭着眼。

????男子急得团团转,他抱着卞思妤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男子自然是茅子珩了。

????他近来苦闷,总喜欢避着人来假山堆叠的石亭中坐一会儿。没想到今天竟然听到了妤儿对着她人剖白心迹,听得他心如刀割。

????正在茅子珩手足无措的时候,他猛地注意到了姜宝青,简直是大喜过望:“姜神医,快,快帮妤儿看看,妤儿这是怎么了?”

????姜宝青挑了挑眉,起身,让茅子珩将卞思妤放到亭子里的长凳上。

????卞思妤脸色惨白,眼睛紧闭。

????宫婉这会儿脸色也难看得紧。

????她没想到,这卞思妤自个儿说着说着就晕过去了。

????晕过去就晕过去吧,可当时正在跟她说话的人是她宫婉,想也知道这个跟庆真郡王世子青梅竹马的表姑娘会把这个责任给安在谁身上!

????而且,正好还遇上了庆真郡王世子,她这也未免也太会晕倒了!

????宫婉眼神里闪烁着怀疑的光,看了一眼正屈膝半蹲在地上给卞思妤把脉的姜宝青,头一次对姜宝青的医术有了期待,希望她能揭开这个卞思妤假装晕倒的真面目。